sunbet官网 | 设为首页 |

从韩国“情色”看香港“三级”

不经意间,韩国电影竟逐渐成为我不断变化的观碟计划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生死谍变》、《朋友》、《八月照相馆》、《我的野蛮女友》、《我老婆是大佬》、《武士》……一路看下来,虽然有时也不免被韩片普遍存在的抄袭模仿、节奏缓慢、情节拖遢甚至内容苍

  不经意间,韩国电影竟逐渐成为我不断变化的观碟计划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生死谍变》、《朋友》、《八月照相馆》、《我的野蛮女友》、《我老婆是大佬》、《武士》……一路看下来,虽然有时也不免被韩片普遍存在的抄袭模仿、节奏缓慢、情节拖遢甚至内容苍白败坏了胃口,但其影片类型的多样化、题材的大胆震撼,再加上编导演等制作人员认真努力营造出的唯美浪漫、热血激情、真实自然,确实亦令得笔者兴趣不减反增!而之前对韩国电影不屑一顾的偏见自然早已抛到爪洼国去了。

  其实如今韩国电影百花齐放的现状与 20 世纪 80 年代末期至 90 年代前中期香港电影繁盛时期很是相象:题材广泛,每每冲破道德政治禁忌;类型多样,枪战动作情色爱情搞笑百花齐放;地头蛇力压外来强龙,本土电影接连创下高票房——而说到两地电影之所以出现如此大好形势,竟然都有来自政府放宽电检制度的重要背景因素在内,那就是香港于 1988 年开始实行三级电检制度、韩国则在 1998 年取消了电检制度。

  政策的宽松自然导致创作的自由,现今多数韩片充斥的强烈政治意识与当年港片普遍弥漫的“九七”情怀便是例怔之一,而大量情色三级电影的涌现则更是两地电检制度放宽之后的产物。由此回想起早年亚洲情色电影唯日本独尊,后来港台三级亦领一时之风骚,如今又有韩国情色暖流席卷而至,正所谓此浪汇集彼浪,便愈发汹涌澎湃,其情境应“春潮带雨晚来急”之意极矣!
  
  另外,韩国的很多影片在模仿抄袭好莱坞大片之余,亦有向香港类型片偷师的嫌疑,比如《飞天舞》、《卖火柴小女孩的再生》等大制作曾专门聘请香港武师进行动作指导,而一些好事之人更能从爱情电影《我的野蛮女友》看出港片《甜蜜蜜》的影子——至于韩国的情色电影却极少受香港三级片的影响,倒是多向欧美及日本取经。不过,这并不能说明香港三级与韩国情色素无渊源,早在 20 世纪 80 年代和 90 年代前期,韩国便曾与港台电影人(最著名的当然是大导演李翰祥了)联合制作过一些三级色情电影,只可惜多为水准低下的粗制滥作。岁月流逝,待到今日,韩国情色风头正劲,香港三级色情片却如日薄西山,难续昔时辉煌,便是觅出一两部可供谈资的作品也不可得,两相对照,着实令人有些“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物是人非之感。由此而来,笔者突然生出个念头,韩国情色与香港三级尽管各有特点、互有短长,然而在题材、意识诸多方面却不乏相似之处,若是将两者放到一起做个比较,是否能窥探出个子丑寅卯来呢?嗯,不妨一试。

(一)精美

  “精致、唯美”——相信许多朋友在看过韩国情色片后都会作出如此评价。其实,近来几乎所有韩国电影都有此类特征,暴力、死亡、残虐、爱情、情爱无不被进行美化包装,而这其中当以情色片尤甚。那些用镜头、布景及活色生香的人体精雕细刻出的优美画面,足以让人于心神激荡之余,不去理会影片的故事情节如何设置了。因此,韩国电影的精美包装往往能掩盖住影片本身的空洞无物,从而沦为纯唯美的、完全形式主义的“爱的躯壳”。

  《爱的躯壳》又名《美人》,是韩国纯唯美情爱电影的极端之作。影片只有男女主角两个人物,通篇皆是挑逗性爱,爱情纯以肉欲代替,情节简单,节奏缓慢,对白更少得可怜。导演吕钧东在封闭的环境中营造男女的情爱气氛上下足功夫,音乐、灯光、布景、颜色与片中唯美激情的氛围契合得天衣无缝,观之不免惊佩韩国电影人对情色电影的用心态度:男女的床第之欢被拍到如此境界,还真不好说是卖弄色情了。

  相比之下,香港三级片中精致唯美之作就很少见。即便有,手段也并不高明,比如展现女性美好胴体,港片一般只有洗浴和艳舞两招。说到重头戏男欢女爱,则更是草草而成,布景简单、动作夸张并且千篇一律,有时甚至加进些低俗笑料,哪有半点唯美情境可言?不过,少见不等于没有,摄影师出身的何藩就是一位擅长拍摄唯美三级的著名导演。此公 70 年代便已拍过风月片, 80 年代有作品《足本玉蒲团》问世, 90 年代前期则以《我为卿狂》和“几度诱惑”系列风光一时,更被人称为“枕头天王”,足见其在此领域的江湖地位。而说到何藩拍的三级片确实也不弱于韩国情色的唯美一派。在他的镜头里,柔和多变的光线和其最擅长使用的镜子反射及叠影手法皆使得女人的美妙胴体被展露得极具诱惑力。只可惜,何藩的作品尽管与韩国《美人》同样追求剧情简约,但有时仍不免堕入港式情节笑料堆砌的俗套,再加上因过分迷恋情爱镜头,而不顾故事节奏,随意添加与情节发展无关的色情场面,而令影片整体风格极不统一,倒不如韩国情色来得简单纯粹、自然流畅。另外,其他几位摄影师出身的敖志君、钱文錡甚至查传谊等拍摄的《聊斋艳谈》、《蜜桃成熟时 1997 》、《情不自禁》等也充分运用多种摄影手段,将情爱场面拍得唯美激情,颇有观赏价值。

2



(二) 性喜剧

  作为 2002 年韩国十大卖座电影之一,《梦精记》被主创人员称之为韩国版的《美国派》。但在笔者看来,该片的风格立意倒是与香港影片《记得香蕉成熟时》更为相近。比如说两部影片皆以未成年男孩梦遗开篇,《梦精记》中水中游过许多穿内衣的女人和《记得香蕉成熟时》中梦里快速切换的性感女郎画面不约而同的在告诉观众,小男生的“性喜剧”即将开始了;而且这两部电影所选取的时代背景与影片拍摄时间都要早上十几年, 1993 年的《记得香蕉成熟时》讲述的是 1981 年的故事, 2002 年的《梦精记》表现的是 1988 年的情节,如此巧合不禁令人产生是否电影编导故意将自己少年时的青春回忆糅杂到影片中的怀疑;还有《梦精记》与《记得香蕉成熟时》的主旨立意都是讲小男孩对性的迷惘、好奇、觉醒的青春躁动,这与《美国派》中几个男孩立志找女人破身以纪念高中毕业的故事显然并不相同。

  但是《美国派》的许多关于性的搞笑情节倒是与《梦精记》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例如男孩们为自慰想出的许多方法,《梦精记》竟然比《美国派》还要下作得多。相较而言,《记得香蕉成熟时》虽然同样是“性喜剧”,但明显要收敛得多,欲表达的思想境界似乎更有深意:少年的成长不仅有性的迷惘,还需要有来自社会、家庭各方面的心理成熟——也就是说,该片除了让观众在娱乐之外,还能收到若有所思、想点什么的潜移默化效果。这是《记得香蕉成熟时》与《梦精记》或《美国派》更高明、也是更没劲的地方。至于笔者最喜欢的青春性喜剧,却是一部台湾电影《爱情灵药》,该片比起前面所说的几部电影来,显得清新雅致、不落俗套,既不低俗、亦不说教,实是此类影片的上乘之作,值得一看。

  拿“性”来搞笑,从某种意义而言,似乎是人们“性”观念开放的表现。而且电影“性喜剧”也应该出现在情色电影之后,正是有了几十年来情色电影不断挑战道德底线,使得我们对“性”不再觉得神秘,不再羞于启齿,甚至认为是很正常时,“性喜剧”才能大行其道。由此可见,“性喜剧”应该是脱胎于情色电影的。而刚才提到的《梦精记》、《美国派》和《记得香蕉成熟时》尽管在性意识方面称得上大胆,关于“性”的笑料也确实够生猛,但真正涉及到裸露和性爱的戏份却只是点到为止,并无过火之处(《记得香蕉成熟时》在香港亦并未被列入到三级行列)。说到原因,却是这三部电影的主要目标受众是青少年,如果被定为三级或者限制级的话,恐怕会损失不少票房的缘故了。

  至于成人的性喜剧便是另一番无所顾忌的光景了。不过,韩国观众似乎对唯美激情的纯情爱电影更感兴趣些,去年校园青春片《梦精记》能创下票房佳绩只是投合了青少年的胃口而已。真正的成人性喜剧在韩国并不多见,近期上映的《性魔法》因为搞笑情节的重复老套,已让我们感到韩国电影人对“成人性喜剧”显然并没有什么好创意。倒是香港,娱乐电影中加些搞笑噱头早已成传统手段,尤其是针对成人的性玩笑更是他们的拿手好戏,因此衍生出众多的成人性喜剧也不稀奇。而其中最有名的则当属昔日著名导演高志森监制的“不文”系列,包括《不文骚》、《不文小丈夫》、《不文小丈夫之银座嬉春》、《不文女学堂》等。电影编导通过“不文”系列的灵魂人物、自诩为“不文教父”的黄沾大讲黄色笑话,又以半写实手法讲述去日韩嫖妓的种种有趣故事,揶揄男人遭遇的各种由“性”而生的尴尬笑料,从而满足市民阶层的庸俗猎奇心理,达到很好的娱乐效果,堪称香港成人性喜剧的代表作品!由此深受观众欢迎,由此连创票房佳绩自然也在情理之中了。

(三)主流与另类

  在通常情况下,情色片不会成为电影的主流。尽管我们会在某些动作、枪战、喜剧、伦理等主流电影中发现有关情爱的情节场景,但那也多是作为一种噱头或者剧情必不可少的一部分——毕竟情爱本身就是真实的生活,有时它所承载的社会伦理问题也足以令电影编导更加深刻的展现主题。如今许多韩国导演如此热衷于拍摄情爱电影,相信便是深得其中三味。至于其汹涌热潮大有一跃成为主流之势,放眼国际强国,除了日本有过类似情况外,还真的是很罕见的现象。看来自从韩国取消了电检制度、没有任何题材禁忌后,韩国电影人不仅创作力愈加旺盛,而且也眼界大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