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bet官网 | 设为首页 |

珊蔻说:“我希望能唱唱王洛宾和三毛的爱情故事”

恋爱 时间:2018-09-14 浏览:
凌晨1点30分,Sainkho Namtchylak降落北京。自2003年以来,她已经不记得这是多少次来到中国了。 十几个小时前她错过了航班,显得有些疲劳。人群中,这位穿着亮黄

珊蔻说:“我希望能唱唱王洛宾和三毛的爱情故事”

珊蔻说:“我希望能唱唱王洛宾和三毛的爱情故事”

凌晨1点30分,Sainkho Namtchylak降落北京。自2003年以来,她已经不记得这是多少次来到中国了。

十几个小时前她错过了航班,显得有些疲劳。人群中,这位穿着亮黄色短袖,带着平舌帽的老太太,和其他路人并无区别,很难有人会把她和舞台上那位具有超凡能量的歌手形象联系在一起。

珊蔻说:“我希望能唱唱王洛宾和三毛的爱情故事”

在过往61年的生命中,她获得了许多身份:呼麦歌手,实验音乐艺术家,诗人,画家,母亲,祖母,图瓦人,俄罗斯人,奥地利人。然而作为当今世界乐坛最为活跃的艺术家,Sainkho Namtchylak成名已久。她的故事并不复杂。出生在俄罗斯联邦图瓦共和国,父亲是当地电视台的记者,母亲是一位中学老师,在音乐学校学习音乐和作曲,在莫斯科组建自己的乐队,后来又到奥地利,开始与世界各地的艺术家合作。

Sainkho的故乡被世人所“发现”,是一个极为偶然的事件。20世纪60年代,一个狂热的集邮爱好者在一枚小小的邮票上看到了和这片土地有关的意象——飞鸟,骏马,湖泊,草原。它深深隐藏早欧亚大陆腹地,那里的人们过着游牧生活,骑马驰骋在草原和群山之间,他们的胸腔中长久流传着一种声音,变化多端,气象万千,那是一种极其独特的喉音唱法(Overtone Singing),当地人称之为“呼麦”(Khoomei)。这位集邮爱好者深深为之着迷,致力于去向生活在西方的人们介绍这种文化景观,由于种种原因,他毕生都没有机会踏上这片他所痴迷的土地。这位邮票爱好者的另一个身份是1965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曼哈顿计划”的参与者——理查德·费曼。在他去世后,他的遗愿被他的好友,人类音乐学家泰德·列文(Ted Levin)所继承,后者在90年代后得以进入这一地区,与当地的艺人合作,将图瓦音乐推向更为广阔的世界。

Sainkho Namtchylak初登乐坛也正是这一时代,这也是音乐工业走向全球化、资本化的年代,是世界音乐(World Music)作为一种类型音乐被人们所识别,聆听,并持久地形塑人们的空间意识,重新绘制世界地图的年代。在她的音乐中,我们不难体验到这种丰富的“世界性”。她一次次将图瓦的传统与现代音乐的诸多进路进行融合,从人声到电子,从即兴到爵士,她自由地穿行其中,留下了诗意的踪迹。在我们的采访中,她并不满足于将自己的身份仅仅局限于呼麦歌手——这一被中国乐迷最为熟知的身份,而是将看成构成自身及其音作品的众多元素之一。这并不意外。

珊蔻说:“我希望能唱唱王洛宾和三毛的爱情故事”

30年来,她发行了76张专辑,她看待他们就像孩子,以至于无法从中选择一张自己最为钟爱的作品。她每天都泡在工作室里,写诗,画画,创作新的音乐。她的下一张专辑《Urban Tribal BPM》将会在2019年发布,风格是电子,爵士和现场人声。

在谈到她的首张专辑《Lost River》时,Sainkho试图去解释创作时的苦闷:1993年,在世界的一极轰然倒下,人们面对着如干枯的河床般的城市和国家,失去了自己的语言,那些愤懑,饥饿和无法言说的情绪,变成了抽泣,呜咽,呢喃和嚎叫,这些是旋律和节奏不足以负载的。采访中,她挥舞着手臂,或是将拳头紧紧地攥在胸前,那些言语不能抵达的,她哼哼唱唱,用声音再次进行了说明。那张专辑的13首音乐中,只有两首有明显的旋律,其余则是各种各样的声音实验。

十分奇特的是,如果有人尝试在网易云音乐输入Sainkho的名字,排名第一的也是这张《Lost River》。在同名歌曲下,足有足19万条评论,写满了人们被这张专辑的实验性所震慑后,试图以各种修辞来把握的的震惊体验。在中国的社交网络上,这首歌曲也成为了“神曲”,被人们所调侃,娱乐。这种猎奇的目光,似乎反衬出一个普通听众和实验音乐实践尴尬的相遇时刻,但也足以折射听众和创作者之间的代际落差——这一目光所遮蔽掉的不仅仅是音乐本身的激进性和实验性,还有它背后的广阔而沉重的政治面向。

珊蔻说:“我希望能唱唱王洛宾和三毛的爱情故事”

她似乎并不介意这种落差,甚至有几分自豪地说,这张专辑还被选进了德国的中学音乐课堂。当问起她接下来的打算时,她说受人之邀约,会创作一首向王洛宾致敬的音乐,在她眼中王洛宾是一个传奇,他将“自然的声音,民间音乐和学院派的作曲演奏”融为一体。某种程度上,她和王洛宾做的是同样的工作,而“中国人尚未充分了解王洛宾都做了什么”——也可能并不了解她正在做什么

对于她,王洛宾似乎是一声遥远的回响。同样的回响,也势必成为在未来两天的音乐会中所期待的事物。受战马音乐节之邀,图瓦音乐的“Big 3”——Huun Huur Tu, Yat-Kha,以及Sainkho,将首次同时来到中国演出。Sainkho要演两场,分别在14日的北京和15日的上海。密集的行程之外,似乎又是时代的一个缩影,Sainkho心中的那个“世界音乐”的时代,的的确确来临了——尽管要去应付那些困惑的眼光和复杂的逼视,而更多的时候,它代表着诸多可能性的相遇,如同一个巨大的实验室。在那里,世界像图瓦共和国的草原般铺陈,伸展。

珊蔻说:“我希望能唱唱王洛宾和三毛的爱情故事”

X博士:我们先从你的名字说起。中国乐迷都习惯叫你的中文名字“珊蔻”,可能是因为Sainkho Namtchylak有些绕口吧。那么你的姓“Namtchylak”,在图瓦语中是什么意思

珊蔻:图瓦语中的”Namzhil”或”Namzhilak”,是用来形容那些有读写能力,撰写和保存书籍的人的。在古代,读和写可不是人人都会的事情,你需要花一些小钱来请人帮你去读写,去处理那些写给亲人和爱人的信,不过更多的时候,这些有读写能力的人们的工作是处理官方的信件,以此作为职业收入。古时那些僧侣和写家们会坐在街边,直接向有需求的人提供服务。因此,他们也是头脑十分活跃,又具备很大信息量的人群,有点像古代版本的信息处理中心。是的,我的父姓正是由此而来。

X博士你此次的访华计划?

珊蔻:我们会在北京和上海做两场演出。都是很棒的城市!

X博士:对中国有什么印象?

警惕七种闺蜜最容易成为你情敌

警惕七种闺蜜最容易成为你情敌

闺蜜对于女人来说是除了男人以外最重要的关系群体,女人喜欢和...[详细]

摸准女人6种恋爱心理 让她乖乖投怀送抱

摸准女人6种恋爱心理 让她乖乖投怀送抱

女人心,海底针。世间并没有所谓解开女性之谜的万能钥匙。身处...[详细]